ARTicle | 當代水墨藝術如何變成如今市場的「香餑餑」?

2020年3月27日
何鳳蓮,《玻璃旗》,中國水墨、丙烯,紙本(局部)(圖片由藝術家及3812畫廊提供)
何鳳蓮,《玻璃旗》,中國水墨、丙烯,紙本(局部)(圖片由藝術家及3812畫廊提供)

水墨作為中國主要的繪畫和書法媒介有著上千年的歷史。作為中國傳統藝術和美學的支柱,水墨藝術長久以來被尊為中華民族和文化遺產的象徵。話雖如此,然而水墨藝術在當代藝術界的地位卻不及那些從西方引入的新概念與前衛藝術運動,而與傳統水墨藝術嚴謹的範式和實踐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傳統水墨側重於描繪藝術家的內心世界,脫離了現代社會。


於新千年伊始,水墨藝術受到國內外學術界和藝術機構更大的關注。各大著名博物館相繼舉辦展覽,著重強調這項古老的藝術形式在當今時代語境下生機勃勃的復興,當中包括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波士頓美術館及大英博物館等等。在市場方面,自 2013 年起,國際兩大拍賣巨頭公司均相繼於香港開辦了「當代水墨」拍賣專場。而自 2015 年開始,一個專注於當代水墨藝術的年度藝術博覽會 ——「水墨藝博」在香港首次舉辦。究竟這項古老藝術的形式產生了怎樣的改變從而變成如今市場的「香餑餑」呢?

 

楊泳梁,《來自新大陸》,攝影(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近世為東西文化融合時代,西洋之所長,吾國自當用。

 

追溯到二十世紀初,推翻了滿清帝國的辛亥革命之後,一班從海外留學歸國的學生倡導東西方思想的融合。著名教育家,曾任北大校長的蔡元培先生論中國畫時就曾指出「近世為東西文化融合時代,西洋之所長,吾國自當採用。」在此影響之下,東渡日本習畫的「嶺南畫派」奠基者高劍父、 高奇峰及陳樹人的創作,折衷中西,融彙古今,掀起革新國畫的潮流。其他藝術家例如林風眠及徐悲鴻亦發表了反對傳統文人畫審美的宣言,支持將中西方繪畫的區分抹去。這批革新的藝術家們是對中國傳統藝術實現轉型的先驅,他們不僅發展出自己獨特的個人風格,也為日後新水墨運動播下了種子。

 

呂壽琨,《禪畫 1970》,水墨設色紙本(圖片由藝術家及藝昌畫廊提供)


後來在政治動蕩的背景下,許多藝術家背井離鄉,遠居香港、台灣、歐洲和美國等,他們在他鄉經歷了文化差異后,開始發掘新的水墨語言表達方式。走在這時前列的藝術家有台灣的劉國松、香港的呂壽琨和王無邪等。劉國松於 1957 年創立「五月畫會」,他利用源自西方的抽象元素和多種創新材料及技巧,給傳統文人畫的「筆墨」予以全新詮釋。他的「太空系列」作品創作靈感,便來源於美國太空飛船阿波羅 8 號在太空拍攝地球的照片,也正是他追求現代性的縮影。呂壽琨發起「香港新水墨運動」,並創作出一系列具有其特殊風格的水墨禪畫。他還提出了水墨畫新的一個分支 —— 城市水墨,以傳統的媒介卻不失個人特色的筆觸入畫,描繪出一抹抹都市風情的景觀。

 

王無邪,《滌懷之十五》,紙上墨彩( 圖片由藝術家及嘉圖提供)

 

經過了幾十年的探索,中國的水墨藝術在通往現代化進程時並非沒有阻礙。新水墨畫家試圖通過借鑒西方現代藝術,繼而改造傳統的藝術形式,然而他們的創作常常被當作不過是被西化了的作品,無法反映民族文化的發展;另一個挑戰是水墨與當代性兩者之間看似二分的關係。除了嚴格的審美框架之外,傳統水墨藝術的另一個體現,是被古代精英分子設定好了的正統價值體系和哲學理論。正是在這樣一個十字路口,促使藝術家們重新審視自己的身份立場和目標。在過去的 30 年裡,藝術家們不斷解構與重構傳統藝術形式,議題已不再是關於西化水墨藝術,而是在現代的國際語境下建立一種可以傳達中國傳統文化與民族認同的新的藝術呈現,這種新的表達打開新一扇門,預示「當代水墨」的發展。

 

劉國松,《距離的組織 18》,紙本水墨(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文革」結束不久,當時一批不滿左傾路線及現狀的年輕藝術家,引導了數個輻射全國的重要美術運動。1980 年,仇德樹創立的「草草社」在上海舉行的第一個展覽被視為中國實驗性水墨的里程碑。「85 美術新潮」當中的佼佼者,包括谷文達、徐冰等人,在這段時間的探索過程中,注重反映社會的當下性和現實性,投入文化與社會變遷相關的議題,從而發展出各種新概念,創作出一批具有豐富時代精神意義的作品,他們也在國際上獲得認同。藉著中國對外開放,國家的綜合實力不斷提升,更多藝術家有機會走出中國,吸收世界各地新興的藝術媒介與風格。無論西方文化對中國當代藝術的影響程度有多少,中國當代藝術家們以文化豐富的水墨為載體,用創新的表達方式,強調他們的中國身份和文化遺產,這是西方繪畫使用的媒介所無法達到的境界。

 

仇德樹,《裂變》,布面宣紙丙烯(圖片由藝術家及藝術門提供)


現在,當代水墨藝術家在思考文化現實性和現代性的問題上運用不同手法、符號和媒材進行創作 , 有書法、新山水、抽象、雕塑、裝置、觀念及新媒體作品,向著一個充滿挑戰的未知新領域前行。


二十世紀水墨藝術的發展,可以看作是一個在中國歷史文化和語境下對現代性的探索與理解的過程。到了新千年的年代,許多藝術家已找到自己特有的方式和方向,來展示他們作品的當代性以及當代水墨藝術的潛力,這個新的藝術語言已打破傳統筆墨之間的關係,以及東西之間的邊界。水墨藝術所包含的歷史悠久的中國文化遺產和價值,需要以創新的方法和現代的視野繼續去審視及發展下去。

 

原文刊載於 2017 年《收藏》第二期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