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UP EXHIBITION

3812畫廊隆重開幕暨
全新展覽 ‘Space matter’
《空間之奧》揭幕

藝術家:

劉國夫 | 劉卓泉 | 魏青吉 | 林國成 | 張小迪 | 于洋 | 陳紅波 | 何鳳蓮

2015年12月11日至2016年1月10日
3812 畫廊

香港西營盤皇后大道西118號地下

thumb_spacematter

3812畫廊新址座落於西營盤,成為皇后大道西上全新地標。開幕展覽《空間之奧》榮幸的邀請了唐克楊博士作為策展人,此群展將在2015年12月11日至2016年1月10日於3812畫廊的皇后大道西新址揭幕。

關於空間

空間”這個詞經常出現在西方建築學的詞彙表中,但是空間絕非一個專有的建築名詞,相反,在二十世紀,“空間”成了一個描述社會、政治和文化的關鍵詞,時常出現在這樣那樣的一般場合中,它既是具有普適性的抽象表達,又是實在事物的常見名稱,就連形形色色的美術館、藝術畫廊也常被簡稱為某某“空間”——就像這個詞的字面意思給人的聯想一樣,空間是一個具有包容性的指涉。

但是空間到底是什麼?這個展覽試圖將其概念明晰,而非一味使之廣延。展覽的意圖在英文標題中也許顯得更加直觀:Space Matter? ——“空間”(space)可以是一種“物質”(matter)嗎?或者,“空間”(space)“至關重要”(matter)不?其實物質(matter)也是一個有歧義的概念,它既是亞里斯多德哲學中脫離絕對理念而獨立存在的“實在”,也可以是一個社會交往中的“議題”,兩者和“以無當有”的那種“空”間不無矛盾。至少,在當下,“空間”這個概念聽起來有些縹緲,而它所承載的文化卻具有瀰漫的熱度,這兩者之間充滿了微妙的張力。

《空間之奧》的三種不同空間

“空間之奧”這個展覽涉及三種不同的空間,其一是文化的空間,這種空間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但它構成了今日藝術創作最基本的前提,或者,用大家常說的一個詞來形容:這種空間也是特別的社會力量共同作用的“場”(field)。其二,是藝術家致力於的,將客觀外在視覺化為藝術的再現(representation)或表達“形式”。物質世界最終被轉譯為意義,意義的結構和意義之間的關係就構成具有當下影響力的“空間”,在這個意義上,空間既不是終極的理念也非純然的手段,它是被體會到的結構和關係;最終,“空間”也體現在確鑿的地點上,具體的時間和周遭消化了我們上述的兩種含義,並使得空間向著下一個時刻延展。

憂憂鬱的現代感,林國成, 24× 32cm, Pen and Chinese ink on Paper

參展作品選

文化的空間意味著現實的“間隙”。現代的中國藝術已經久困於再現問題,寫意/寫實之爭不過是此問題中之一端,對如此的中國藝術而言,這種難得的間隙實是姍姍來遲,如今卻呈現出蓬勃生長的態勢。舉例而言,劉國夫氣象蒼茫的油畫作品,便很難用確定的媒介和二元化的主題來概括,因為它們本是處於現實和抽象的中間地帶,具有神秘和詩意的氣質。在學院寫實主義的傳統中,這種“模棱兩可”以前本是不可想像的,對於這種寫實主義的語境而言,現實要么堅不可摧,要么就成為它截然的反面,二者都只是係於物象——“所見”的一切——與它們原型的關係,但是,如今在在“間隙”中生長起來了新的藝術“空間”,類似於劉卓泉那樣的實驗很好地展示了這種空間的潛力,他的作品所利用的都是尋常可見的物件,甚至最終它們也和其日常面貌沒有太大的不同,比如玻璃瓶子,舊鏡子,鋼板,但經由不同的路徑“出”“入”這些物件,“內畫”的附著於物件的圖像,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顛覆,至少是抵消了日常經驗。以同樣的方法去切入何鳳蓮(Chloe Ho)的作品,我們就更容易看到,一種具有開創性的藝術觀念並非總是徹底離開傳統,而可能是以庖丁解牛的方式遊走在它的縫隙中,通過創造性地搬用現成的媒介,這類新藝術既強化著既有樣式的特點又在某種程度上消解了這些樣式,我們或可以說,這些具有“新水墨”表象的作品並非僅僅是翻新的藝術慣例,而是一種當下語境中的藝術“裝置”,在確實的藝術“空間”中,“裝置”具有一種傳統作品不能具備的現場感。

視覺藝術的解扣處即空之“奧”,“奧”是空間賴以成立的深度。在過去,“深度”只能依賴單一的視錯覺模式建立起來,透視法正是文藝復興為現代人的空間早早打上的一個“結”,它既締造了錯覺式藝術的偉大成就,也吸引著今天的藝術家努力掙脫這種慣有的創造模式。紙上構建的建築空間本質是二維對三維的再現(representation),或者,是在有限的空間裡對無限的延展——但未必一定是如文藝復興以來西方藝術家所致力的觀看深度。林國成筆下似乎是無窮無盡的線構成的風景,形像地說明了這種可能性:線既是輪廓和形體的開始,又是一種無始無終的旅途,在與時間的糾纏中,形象呈現出圖繪藝術內在的矛盾:世界不僅是實有的物質(matter)也是一具網羅,而藝術家之手不僅僅是為“物”造像,也是在這具網羅中追索世界的起源,並將那條至關重要的線剝離出來。

乍看起來,陳紅波的作品正好與以上追求“深度”的努力相反,它缺乏明顯的“景別”:中景被取消了,灰色的前景佇立於莫測高深的黑暗之前。與此同時,幽晦的背景又並不平板簡單,它像是一個黑洞,將目光拖進無窮無盡的深淵。陳紅波的作品—裝置具有的物理“厚度”加深了他作品中另類的空間幻覺。

一匹馬, 魏青吉, 136 × 70 cm
Ink on rice paper

魏青吉的作品在這個意義上構成陳紅波作品的“反題”。並非明亮的物體凸顯於黑幕之前,這裡是廣大的白色背景襯托著黑色刻紙構成的圖形(figure),但是,這種畫在宣紙上的黑色圖形並不完滿,在局部它們有著模糊的輪廓,以及微妙地暈染開去的“迴響”和筆觸所拖開的“流痕”,以這樣的方式,黑白二元的空間獲得了自己內在層次間的折衝。

張小迪是最後一位提及的藝術家,也是一位擁抱空間的藝術家,他的影像裝置回歸了照相的現實,但是又通過種種手段,將這種經過反思的現實與日常區分開來。如此的空間之“奧”也存在於意義的表層和實質之間,它映照著一種立體的文化景觀,直觀地顯示出藝術觀照於身邊世界時所具備的開闊格局。作為長江之濱成長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多次觸及“山”和“水”的意象,在遠離大陸的海島之城香港,這些意象將使他的“空間”獲得另一種含義;在這裡,日本建築師楨文彥說到過的,東亞城市普遍隱藏的“後面”(ura),變得不一樣了,山與海之間流動的“空間”之“奧”顯然有著不同的定義。

在古希臘人那裡,地形(topo)本身就構成空間的定義:它既是包容性的,同時也是外向的,既是三維的體積也是跟隨地表形狀的律動,既是像大地一樣堅實的傳統也是向大洋和天空延伸的開拓性的經驗。如我們所言,藝術的“空間”首先是文化的和社會觀念的,綿延持久,其次它又是城市的和機構的,當下、即時。在新一輩人所迎來的香港,一個以探索更廣大的文化與社會領域為己任的藝術空間,也必然面臨著這樣的遠景。

藝術作品

劉國夫

劉國夫,《彌漫 3》, 布面油彩 Liu Guofu, ‘Pervading – 3’, Oil on canvas, 90 cm x 120 cm, 2015

劉國夫,《敞 16》, 布面油彩 Liu Guofu, ‘Open Space No.16’, Oil on canvas, 165 cm x 93 cm, 2013

劉國夫,《敞 43》, 布面油彩 Liu Guofu, ‘Open Space No.43’, Oil on canvas, 180 cm x 150 cm, 2015

劉國夫,《彌漫 9》, 布面油彩 Liu Guofu, ‘Pervading – 9’, Oil on canvas, 140 cm x 200 cm, 2015


魏青吉

魏青吉,《物.像系列 – 黄金》, 水墨、紙本 Wei Qingji, ‘Thin . Form – Gold’, Chinese ink on paper, 180 cm x 95 cm, 2005

魏青吉,《一匹馬》, 水墨、紙本 Wei Qingji, ‘A Horse’, Chinese ink on paper, 136 cm x 70 cm, 2015

魏青吉,《無題 2015A》, 水墨、紙本 Wei Qingji, ‘No Title 2015 A’, Chinese ink on paper, 95 cm x 180 cm, 2015

魏青吉,《晚霞 2014 A》, 水墨综合材料 Wei Qingji, ‘Sunset 2014’, Mixed Media with Chinese Ink, 125 cm x 126 cm, 2014


林國成

林國成,《暗香系列》, 鋼筆水墨、紙本 Lin Guocheng, ‘Hidden Fragrance’, Pen and Chinese ink on paper, 150 cm x 250 cm, 2014

林國成,《開門見山(三) – 雲朵與雪意》, 鋼筆水墨、紙本 Lin Guocheng, ‘Open the door and see the mountain (III) – Cloud and Snow’, Pen and Chinese ink on paper, 115 cm x 196 cm, 2015

林國成,《格子與樹 (二)》, 鋼筆水墨、紙本 Lin Guocheng, ‘Grids and Tree (II)’, Pen and Chinese ink on paper, 115 cm x 220 cm, 2015

林國成,《共生》, 鋼筆水墨、紙本 Lin Guocheng, ‘Symbiosis’, Pen and Chinese ink on paper, 113 cm x 128 cm, 2015

林國成,《形與流 (一)》, 鋼筆水墨,茶水、紙本 Lin Guocheng, ‘Form and Current (I)’, Pen and Chinese ink, and Chinese tea on paper, 77 cm x 57 cm, 2014

林國成,《形與流 (二)》, 鋼筆水墨,茶水、紙本 Lin Guocheng, ‘Form and Current (II)’, Pen and Chinese ink, and Chinese tea on paper, 57 cm x 77 cm, 2014

林國成,《紅日》, 鋼筆水墨、紙本 Lin Guocheng, ‘The Flaring Sun’, Pen and Chinese ink on paper, 78 cm x 67 cm, 2014


劉卓泉

劉卓泉,《神話》, 香港本地日用瓶、化妝瓶、馬爹利瓶、礦物質顏料、水墨、水彩、綜合顏料、火漆、燈光、鏡子、照片 Liu Zhuoquan, ‘The Legend’, Hong Kong household bottles, cosmetic bottles, Martell bottles, mineral pigments, Ink, watercolor, integrated pigments, wax,lighting, mirrors, photos, 1,000 bottles installation, 2015

劉卓泉,《迷途》, 鐵網玻璃燈罩,瓶子、礦物質顏料、噴漆、電線 Liu Zhuoquan, ‘Stray’, Glass Lampshade with iron frames, Bottles, Mineral Pigments, Spray paint, electrical wire, 2013

劉卓泉,《H2O》, 不銹鋼,玻璃管、礦物質顏料 Liu Zhuoquan, ‘H2O’, Stainless Steel, Glass Tube, Mineral Pigments, 2013

劉卓泉,《我的長途旅程》, 瓶子、礦物質顏料、木材、鋼化玻璃 Liu Zhuoquan, ‘My Long Journey’, Bottles, Mineral Pigments, Wood, Glass, 2015


何鳳蓮

何鳳蓮,《多元宇宙》, 中國水墨、丙烯,紙本 Chloe Ho, ‘Multi-Verse’, Chinese ink and acrylic ink on rice paper, 57 cm x 278 cm, 2015

何鳳蓮,《奧林匹斯山》, 中國水墨、咖啡,紙本 Chloe Ho, ‘Mount Olympia’, Chinese ink and coffee on paper, 56 cm x 158 cm, 2015

何鳳蓮,《宇宙大爆炸》, 中國水墨,丙烯、紙本 Chloe Ho, ‘Big Bang’, Chinese ink and acrylic ink on rice paper, 107 cm x 193 cm, 2015

何鳳蓮,《衝擊》, 中國水墨、桑樹紙 Chloe Ho, ‘Collision’, Chinese ink on mulberry paper, 70 cm x 89 cm, 2015

何鳳蓮,《灶神星》, 中國水墨、桑樹紙 Chloe Ho, ‘Vesta’, Chinese ink on mulberry paper, 70 cm x 71 cm, 2015


于洋

于洋,《水墨物體 – 本命年》, 紙本水墨,木 Yu Yang, ‘Ink Object – Animal Year’, Chinese Ink on paper, wood, 150 cm x 180 cm, 2015

“于洋,《筆墨無用 – 红與黑》, 紙本水墨,木 Yu Yang, ‘Useless Brush & Ink – Black and Red’, Chinese Ink on paper, wood, 150 cm x 150 cm, 2015”


陳紅波

陳紅波,《有象》, 綜合材料、多層亞克力 Chen Hongbo, ‘There like… an elephant’, Mixed media with multi-layered acrylic, 40 cm x 80 cm x 11 cm, 2015

陳紅波,《夜、海》, 綜合材料、多層亞克力 Chen Hongbo, ‘Night and Sea’, Mixed media with multi-layered acrylic, 40 cm x 80 cm x 11 cm, 2015

陳紅波,《春曉》, 綜合材料、多層亞克力 Chen Hongbo, ‘Spring Dawn’, Mixed media with multi-layered acrylic, 50 cm x 80 cm x 11 cm, 2015

陳紅波,《瓊樓》, 綜合材料、多層亞克力 Chen Hongbo, ‘Jade Palace’, Mixed media with multi-layered acrylic, 100 cm x 60 cm x 12 cm, 2015

陳紅波,《精靈》, 綜合材料、多層亞克力 Chen Hongbo, ‘Elf’, Mixed media with multi-layered acrylic, 40 cm x 80 cm x 11 cm, 2015


張小迪

張小迪,《逝者如斯夫》, 3屏高清數位影像,2分鐘,版數:6+AP(第一版為武漢美術館收藏) Zhang Xiaodi, ‘Becoming, Decaying’, 3-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 filmed with HDV, 2 mins, Edition: 6+AP(The first edition is collected by Wuhan Art Museum), 2013

張小迪,《逝者如斯夫》, 3屏高清數位影像,2分鐘,版數:6+AP(第一版為武漢美術館收藏) Zhang Xiaodi, ‘Becoming, Decaying’, 3-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 filmed with HDV, 2 mins, Edition: 6+AP(The first edition is collected by Wuhan Art Museum), 2013

張小迪,《逝者如斯夫》, 3屏高清數位影像,2分鐘,版數:6+AP(第一版為武漢美術館收藏) Zhang Xiaodi, ‘Becoming, Decaying’, 3-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 filmed with HDV, 2 mins, Edition: 6+AP(The first edition is collected by Wuhan Art Museum),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