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展

重要的六十年代 — 蕭勤作品沙龍展

藝術家:蕭勤
24.3 – 30.4/2017
3812 畫廊

蕭勤, 光之躍動 - 15, 布上壓克力, 140 cm x 110 cm, 1963 Hsiao Chin, Dancing Lights -15, Acrylic on canvas, 140 cm x 110 cm, 1963

《光之躍動 – 15》, 布上壓克力, 140 cm x 110 cm, 1963

對我來說,作畫這件事的第一重要性,
並非「作畫」,
而是透過作畫來對自己人生始源的探討,
人生經歷的紀錄及感受,
和人生展望的發揮。
~ 蕭勤,1978


蕭勤1935年出生於上海,被譽為「台灣現代抽象藝術之先驅」,其抽象繪畫作品一直享譽國際藝壇,並被世界各地的美術館收藏,包括紐約MoMA、大都會博物館、巴賽隆納近代藝術博物館、國立臺灣美術館、中國美術館等。

1956年赴歐之後受到西方現代藝術思潮的直接衝擊,成為戰後台灣第一波前衛思潮「美術現代化運動」的重要先鋒,為台灣積極引入西方藝術的新思想。1960年代前後,蕭勤開始對禪、道、老莊思想產生興趣,並試圖將東方的玄學思想及生命哲學思考轉化為繪畫上的抽象形式;隨著他將興趣領域擴延至太空、宇宙、外星文明,並結合後續對西藏密宗、印度「檀城(Mandala,或稱曼陀羅)」宗教畫造型及唐卡藝術的研究,在1960~1966年期間,二元性的對立與和諧、留白空間、光的律動、太陽、以圓為核心的幅射性構圖等,成為其作品中常見的意象或元素。

此一時期,可以說是蕭勤確立其「繪畫性格」的關鍵期。首先,早期作品中偶會出現、尚稱具象的審美客體在此時消失,畫面走向了完全的抽象追求。其次,藝術家雖然仍為繪畫過程保留了手隨心轉的自由表現空間,但富含思想內涵的「精神性」追求成為創作及美感凝注的焦點;具有東方意韻的象徵性符號,逐步成為「蕭勤式」個人創造性信息的載體。再者,儘管「追求現代表現、融會東方精神精髓」是蕭勤在出國前已建立的創作認知,但直到此時期,這個認知才真正轉化為一種信仰,並且以鮮明的個人風格落實在抽象繪畫的實踐上。

仔細探究蕭勤的創作脈絡,我們當不難發現「二元性」是他美感思維的重要主體,而這個「二元性」不僅經由畫面的構圖、符號、意象、色彩等形式面來創造顯性的對位或對話狀態,更賦予了蕭勤作品一種隱性但卻強烈的知性意涵——由哲理性思維及玄秘的感性直覺所融鑄而成的自我風格——理性思維與感性投注,在蕭勤各階段的創作中分別有不同的強調與實踐。

蕭勤, 道, 布上壓克力, 69 cm x 64 cm, 1962 Hsiao Chin, Tao, Acrylic on canvas, 69 cm x 64 cm, 1962

《道》, 布上壓克力, 69 cm x 64 cm, 1962

蕭勤對於「東方精神」的詮釋與呈現,在此時期傾向於符號及形式的拓樸與實驗。《光之躍動》系列作為蕭勤藝術生涯中最重要的系列之一,其創作靈感便來源於其對“道乃是生命之本源”的深思。《道德經》中的「道乃是生命之本源」寓意道是萬物的源頭,也是生命萬物所回歸之處,回歸生命本源,便是進了永恆。蕭勤將道家學說、禪學、老莊思想參透領悟,將衝動的直覺轉為內省,將文學語言轉換為視覺語言,將無相、無聲、無形的靈感之光以各形各色展現於畫布之上,自中國草書中精練出文字律動的結構美,畫面以帶狀的直線或曲線、方與圓、黑與白或淡泊的色彩、具穿透性的留白空間等,創造一個形而上的經驗世界。

*部分文字來源:《以生命意義的拓樸為方法:蕭勤藝術的回顧與展望》,蔡昭儀

藝術作品

蕭勤

蕭勤,《力聚-1》, 紙上壓克力 Hsiao Chin, ‘Gathering the Force-1’, Acrylic on paper, 45 cm x 45 cm, 1965

蕭勤,《擴張》, 布上壓克力 Hsiao Chin, ‘Expansion’, Acrylic on canvas, 110 cm x 90 cm, 1965

蕭勤,《無形》, 布上壓克力 Hsiao Chin, ‘Invisible’, Acrylic on canvas, 50 cm x 70 cm, 1964

蕭勤,《連》, 布上壓克力 Hsiao Chin, ‘The Link’, Acrylic on canvas, 110 cm x 90 cm, 1963

蕭勤,《四元》, 布上壓克力 Hsiao Chin, ‘Four Elements’, Acrylic on canvas, 79 cm x 97 cm, 1969


開幕酒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