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ect_logo-01

在堅持的路上


22.3.2016 |  文:許劍龍,3812畫廊創辦人及藝術總監

IMG_9279蕭勤老師在3812 Gallery

在香港相處多日以後,蕭勤老師已正式結束其香港旅程回到台灣。這次香港之旅,他出席了以「蕭勤—無盡能量」為名的個人畫展開幕,還有期間的講座及多間媒體的訪問,進進出出3812 Gallery的大門不下十數次。雖然需要靠手杖來走路,但步履仍輕盈,一對濃眉下,是雙炯炯有神的眼晴,時而睥睨天下,時而眼波流動,對窗前老香港的景觀充滿好奇,誰想到,他已是年屆81歲的老人?

在老先生留港期間,我每天帶他去吃地道美食,他最愛泉章居的鹽焗雞,邊吃邊讚口不絕,其時臉上展示出來對眼前美食的那份滿足感及嚮往,卻又與年青的小夥子無疑。這份赤子之心,不禁令我想起在人類1969年登月之前,他於1967年所繪畫的一幅名為《飛碟》UFO的畫作,作品是兩米乘兩米的大型畫,畫中卻只見一個淺藍色大圓圈上畫了六個小圓紅點,飛碟的外框也是紅色,表現了他超乎常人的想像力和前衞精神。當有人問他算是中國人抑或是意大利人時,他幽默的回答:「什麼都不是,是外星人。」很多人說,21世紀是個沒有大師的時代,但令我感到慶幸的,原來我們的身邊,還有這位碩果僅存的大師。

《飛碟》,布上壓克力,200 x 200 cm,1967
《飛碟》,布上壓克力,
200 x 200 cm,1967

這次跟蕭老師的認識,可說是有點機緣巧合。事源我早前進行一個中國20世紀華人藝術發展的研究項目,開始對蕭老師有更深入的認識。其實當時我亦為畫廊的三月展期而費煞思量,遲遲未有定案,因為我很希望在三月期間,可以舉辦一個較有代表性及叫座力,同時又在藝壇有深遠影響力的藝術家展覽,於是在這情況下,促成了這次跟老師的合作。蕭老師早已聞名於國際藝壇,但為人向來低調,因此在大眾藝術市場上較少人認識,然而他對中國現代抽象藝術的貢獻,卻是無容置疑的。我一直認為,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是需要從冷靜及理性客觀角度,去對藝術家的創作及發展進行審視與梳理,我們著眼的,應是藝術家整體藝術創作脈絡,包括在本土市場及全球市場上的影響力,因此我相信蕭老師一定是其中一位非常重要的藝術家。

ton-fan art group

東方畫會成員與李仲生
(由左至右:歐陽文苑、李仲生、陳道明、李元佳、夏陽、霍剛、吳昊、蕭勤、蕭明賢)

他在上世紀50年代已是現代抽象繪畫領域的領軍人物。歐美的藝術體驗,往往是引向偉大藝術成就的重要階梯,如吳冠中、趙無極,早在40年代已赴法深造,朱德群亦於1955年往法國定居,然而這些大師今日都已離我們而去。蕭老師亦差不多在同一時期,身處於歐洲的大地上,與這些震古鑠今的大師一同呼吸時代的氣息。1956年,由他前往西班牙深造開始,從此展開其超過半世紀的歐洲藝術旅程,從西班牙往德國、意大利、美國,再長年定居米蘭,他總是持續地在彼邦推廣華人藝術,並將西方藝術理念帶到台灣及整個華人社會,徹徹實實地撒播「中西文化共融」的種子;1955年12月31日成立的「東方畫會」,他更是創始成員之一。「東方畫會」強調「東方精神」,從中國文化精神本位出發,融合西方現代藝術視野,藉此創造具有世界性的中國現代藝術,蕭老師用一生的時間去實踐,由1950年學畫至今,總是鍥而不捨,從無間斷地進行各種抽象藝術及東方精神的探索,因此在藝術界建立牢固及超然地位,並被記載至藝術史中。

《光之躍動 – 8》,布上壓克力,110 x 140 cm,1963

他的創作之路是艱苦而孤獨的,他平時沉默寡言,但總是笑著說,人生已經苦慣了,還有甚麼可怕?年青時代,他就以賣畫為生,去到西班牙後,他在賣畫之餘,又為聯合報寫歐洲評論文章,以賺取每月300美元的稿費;後來在紐約,他又窘於市場上的激烈競爭,最後還是回到米蘭定居;數十年間,人生顛沛流離,起伏無常,由此鍛鍊出堅韌的意志,絕不輕易向現實低頭,一步步走來,成就今天大師之路。蕭老師的作品是超越時代的,就算今日看來,依然前衛創新,最難得的,是到了今時今日,他的創作意慾還是沒有減退。「藝術創作之路是孤獨的」,但蕭老師總是沉著地、坦然地面對,以錚錚傲骨,走出自己堅守的道路。蕭老師為人隨和豁達,不求功利,令我最欣賞的,就是他對自己藝術風格的堅持。他從不追求名利,因為他早已明白到,在追逐名利的過程中,最終只會失去自我。他說過去曾有一同習畫的同學,後來選擇向現實低頭,令畫風日漸模糊,作畫只為迎合市場,結果有一天猛然醒悟時,才驚覺已很難重回當初了。

蕭勤老師和我在3812 Gallery對談

每個藝術家都有自己的一條底線,否則很難成就作為藝術家的理想。其實不止是藝術家,根本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這條線。我對老師,是既敬佩,又欣賞的,而作為晚輩,令我感到最開心的,是在我們之前素未謀面時,老師仍然選擇跟我們畫廊合作,那或多或少是對畫廊的一種肯定。後來我們見了面,我又驚訝於他竟然事前做足了準備功課,已對畫廊的背景及我本人有一定了解,更知我曾在西班牙生活過。想起蕭老師年輕時也前往西班牙追夢,由此我明白到,原來大家價值觀很接近,還有在藝術的追求上。至於那條「線」,其實一樣在我身上出現,正如他所說,究竟這條線,最終是堅持自己的底線?還是放下身段,為生活而妥協?

能得到他的認同,那肯定是一份莫大的鼓勵,因此我選擇繼續堅持3812 Gallery的發展方針,因為我相信,藝術發展是細水長流,而不是為了爭一日之長短;那亦不是清高,而是基於一份單純的藝術欣賞心態,以及對文化及生活修為的追求。我希望這個理念,可以獲得更多藝術收藏家的認同,而更重要的,是希望將來可以與更多擁有相同價值觀的藝術家合作,讓藝術回歸藝術,一同走在堅持的路上。

蕭勤老師與我在臺灣合照

蕭勤老師與其畫作《上善若水》及《玄牝 – 2》

IMG_9280蕭勤老師在展覽圖錄簽名

上星期四的早上,亦是蕭老師離開香港當天,他說有點累不外出,要請我在他下榻的酒店的Poolside吃泰國菜道別。沒有了令他食指大動的鹽焗雞,他依然樂於享用眼前的美食,期間我們笑著、說著、勉勵著,並一同期待下次再來香港辦展覽,嚐地道美食,以及分享他的故事。